丝瓜官网app介绍

和魔法部的窗户外面看到的由魔法控制的晴天白云不同,在三把扫帚酒吧窗外大雨滂沱。

在这样恶劣的天气里艾伦以及从美国远道而来的伦纳德·诺克斯坐在摆满了酒水、小吃的长桌旁边,惬意地聊天。

此时酒吧里,因为天气和暑假的关系,除了艾伦他们就只有寥寥几位来避雨的顾客,建筑工地的那些巫师们也只会在下班后才来喝酒。

“杰西卡热衷于打扮自己和研究菜谱,她现是在教一些女巫用魔杖化妆,但后来又改变主意要成为一名服装设计师,也不知道她那里来的那么多奇奇怪怪的念头,不过她一直想编纂一本美食杂志,这点倒是坚持了很久。”伦纳德举起杯子喝了一杯酒,“就是没见怎么交男友…”

“先专注于工作也不是坏事…”艾伦给伦纳德续上了一杯红醋栗郎姆酒,“伊恩怎么样了?美国的终极巫师考试叫什么?”

“嗯?他和你年纪差不多但早你一学年进学校已经毕业了,现在刚成了一名练习时长三年的傲罗练习生。”伦纳德有些骄傲地说道,“伊恩在上次被你打败后就惦记着和你再决斗一次,所以一直在苦修魔法…但你第一次将神秘人打败后…虽然他在其他人面前没有怎么表现出来…”伦纳德有些欣慰的说道,“在熬过一阵后,他自己走出来了爱好多了些,现在还和那些麻鸡邻居时不时打打那个叫篮球的麻鸡运动,还学会了麻鸡们的唱、跳和rap。”

“说起来,霍格沃茨即将成立的大学也要开学了…以伊恩的魔法天赋,如果来我的大学深造,他很容易就能拿到更多成就吧。”艾伦抓起一块炸猪皮放进嘴里。

因为艾伦的恭维伦纳德扯了一个笑容:“不愧是校长,不过可别来挖我们伊法魔尼学院的天才…”

三把扫帚酒吧的门此时被推开,赫敏和她的护卫们钻了进来,她在手中撑着的雨伞变回魔杖后甩了甩,用水清理了一下。四处张望了一下,她便走到了艾伦他们所在的位置,那些手下们自己坐在门口自成一座。

在和艾伦以及伦纳德打了招呼后,赫敏便坐到了艾伦的身边:“抱歉,来的晚了点,蜂蜜公爵的老板安布罗修·弗鲁姆先生不愿意让我们在他店铺的旁边安置小方尖碑,我们和他吵了很久。”赫敏有些恼火地扬起下巴,晃了晃蓬松的头发,“最后我告诉他,如果他不愿意,那到时候出了什么损害就和保护伞无关…这个顽固的家伙,这才肯同意。”

靴子跟的声音丁丁当当地敲击在地板上,罗斯默塔女士摇曳多姿地从柜台走过来打招呼,“格兰杰小姐,想喝点什么?还和往日一样吗?”

“你好,罗斯默塔女士,还是油啤酒加点姜汁…”赫敏将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抿到了耳朵后面,她指了指门口问道,“对了,门口谢丽尔似乎遇到了麻烦,有个醉鬼在纠缠她她都害怕得要哭了,但我过去帮忙她又说不用是怎么回事?”

余晖落幕女孩湖畔念想清纯唯美

“你看到的那个醉鬼是谢丽尔的丈夫肖恩…他之前因为生病又丢了工作..”罗斯默塔夫人摇摇头,“本来挺好的人,现在性格变得有点糟沉迷上了喝酒赌博…”她叹了口气接着说,“那天我看到谢丽尔在给自己施展愈合如初,似乎还动过手…我之前也尝试劝说过,但谢丽尔刚生了孩子不想离婚。”

“还动过手?!狗屎!…”伦纳德咚的一声将自己的酒杯重重地摔在了桌子上,眉头拧成了一团,“换我们美国女巫早把他告的倾家荡产了…”

艾伦语气拍了拍赫敏的手背安抚她,抬头问道:“那个肖恩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原本在波宾家族的连锁魔药店工作。”罗斯默塔夫人轻抿红唇对艾伦笑了笑,一反刚刚详细的介绍,只是轻轻带过。

赫敏脸有些红——保护伞的魔药制作物美价廉,去年就有垄断市场的趋势,有太多魔药制作的小作坊和小型企业因此破产,安妮特·波宾还曾在霍拉斯教授的宴会上找过她最后不欢而散…在魔法界中对员工可不像麻瓜世界有那么保障,看来肖恩是因为这事不仅丢了工作也没拿到什么补偿。

“刚刚外面的风雨太大,我注意到格兰杰小姐在进来的时候身上都淋湿了一部分…”注意到沉默的气氛,罗斯默塔夫人娇笑一声给赫敏清理一新弄干了袍子角,“我去后厨给格兰杰小姐和那些护卫们弄点喝的。”

罗斯默塔夫人轻笑着向餐桌上的伦纳德抛了个媚眼转身离去——这让身为美国巫师的伦纳德也有些招架不住红润了脸。

“别介意,诺克斯先生,罗斯默塔夫人就是这样的行事风格。”艾伦的话语唤回了伦纳德先生的注意力。

“她让我想起了克莱恩夫人…”伦纳德不再靠在沙发上,背部离开了沙发身体坐直,将自己面前的酒杯和盘子往前推了推,双目微凝,眼角的皱纹更深了,接着他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干咳两声,“对了…艾伦,有些话不好在会议上说,其实我觉得…唔…”接着他意识到自己停忽略了赫敏存在,手指不停转动酒杯,皱着眉头有些尴尬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赫敏见状,明白对方这是有话想要和艾伦私下交谈,顾虑自己在场不好开口,于是立刻站起身,“我去看下谢丽尔要不要帮助,抱歉,诺克斯先生,保护伞和美国魔法部生意上的事情,麻烦等我一小会再聊吧。”

伦纳德明白赫敏看穿了自己的顾虑,瘦得骨节分明的手指停下了动作,有些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呃,抱歉格兰杰小姐,你不用…”

赫敏笑笑说道:“没关系,诺克斯先生,我明白,我其实也有点改建霍格沃茨的问题等会需要和艾伦私下谈谈,你们可以先聊。”

“没关系赫敏,伦纳德只是出于习惯…”艾伦也拉住了赫敏看着眼前岁数大了自己很多的伦纳德,“是不是和之前巫师联合会会议有关?”

“艾伦,你知道的…我和菲利乌斯也是老朋友了,他和我在交流中曾多次提到过你,他说你是他最得意的弟子…看在菲利乌斯的份上…唔…我觉得,呃,在这里我不是国际巫师联合会美国代表的身份…”伦纳德的坐姿再度往前蹭了蹭,头低下去调整了一下姿势,再度抬起来对艾伦说道,“我不得不以你们朋友这样的私人身份提醒你一下,也许英国魔法部以及你们哈里斯家族有自己的考量…但处于我的个人角度,我得提醒你一句,最好之后能收敛一些。”

听到对方这么说,赫敏也顾不得礼貌,在伦纳德的话音落下后立刻问道:“诺克斯先生,你是不是得到了什么消息?是因为之前我们太过张扬了吗?”

“格兰杰小姐,其实这本质上和你们的行为高调张扬没有什么关系,最本质的问题在于…你们这段时间以来的诸多动作几乎让所有国家都感到了威胁,就在这次会议后,我被德国代表邀请私下见面的时候,他用非常忌惮的语气说起英国…不过他我拒绝了,但我想有不少国家的代表都参与了他们的私下会谈。”

赫敏咬着嘴唇,放在长桌下的手紧紧地攥住了魔法袍,心中的担忧一层又一层地如潮水般涌出将她湮没——她知道的远比伦纳德表面上看到的那些要多得多,艾伦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日后能够打破保密法,而现在就已经被这么多国家所敌对的话,那将来一旦要真正地打破的时候…

“其实在我来之前,我们内部对于这次国际巫师联合会的立场有很大的争议,这次在会议上我们之所以保持中立态度,是因为哈里斯部长提出了一些让我们有利可图的条件,我们这些支持英国的才得以获得胜利…”伦纳德推了推自己尖鼻子上的大眼镜,让自己可以看得更清楚。

“罗斯默塔夫人我来吧你先照顾下其他人。”艾伦挥挥手替罗斯默塔夫人把她为赫敏准备的加了姜汁的黄油啤酒悬浮了过来,阻止了她的靠近,然后他随口问道,“美国内部不喜欢我们的人…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告诉我他们的理由是什么呢?”